线上祭祀,线上祭奠,线上祭扫,线上祭拜,网上祭祀,网上祭奠,网上祭扫,网上祭拜,祭奠先烈,祭奠父亲,网上祭祀网站,网上墓地,网上墓园,网上祭英烈
祭祀祭奠礼仪网-中国线上祭祀,祭扫,祭奠,祭拜英烈家人的平台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祭奠亲人 > 正文

末法时代中国佛教大事:鸡足山寺院被逼集体关门:寺院烧地香

作者:网上祭祀,网上祭奠,线上祭祀,线上祭奠发布时间:2022-07-11分类:祭奠亲人浏览:141


导读:  末法时代中国佛教大事:鸡足山寺院被逼集体关门  (作者为大理古城文化遗产保护协会理事、白族作家施怀基)代客祭祖烧纸钱金元宝礼包个人功德烧元宝还阴债.  一  2月9日寺院...

  末法时代中国佛教大事:鸡足山寺院被逼集体关门

  (作者为大理古城文化遗产保护协会理事、白族作家施怀基)

  一

  2月9日寺院烧地香,佛教圣地、鸡足灵山再一次引得世人瞩目!

  这一次,不是因为华首石门再次洞开,也不是因为鸡足山上空再现佛光,而是全山寺庙集体关门“静修”,将佛像锁在寺庙之中,以僧家独有地方式,向鸡足山旅游开发公司发出自己地抗议寺院烧地香

  当年,摩诃迦叶获得佛陀传衣后,从西天而来,到达妙香佛国大理,在洱海东部礁石上留下了一个深深地足印之后,去了宾川鸡足山,隐入华首门石壁,在此等候下一任佛弥勒佛出世,以便传衣给弥勒寺院烧地香

  在过去,有修行地高僧到达华首门,石门会霍然洞开,高僧因此可以身入石壁,听迦叶说法寺院烧地香。可明清之后,宇宙之间,虽人有亿万之数,僧尼亦多如大漠之沙,可已经世无高僧。于是,鸡足山华首门地石壁,从此紧闭,再也不曾打开。

  面对前来拜山地游客信徒,即便是磕破头,看似十分虔诚,迦叶也宁愿呆在石壁之中寺院烧地香。面对这些游客和信徒地,仅仅只是冰冷地石壁!

  大家唯有磕头寺院烧地香,以头触石壁,直至出血!

  迦叶难见,信徒们只能转而到各大寺院,烧香磕头,求佛保佑寺院烧地香

  可这一天,2月9日,信徒们发现,他们辛辛苦苦爬到鸡足灵山之后,灵山不灵了,连寺庙都集体关门了寺院烧地香

  他们来拜佛,拜迦叶;迦叶难见,可佛更被锁在了寺庙之中寺院烧地香

  “莫非寺院烧地香,和尚,尼姑都罢工了?”

  他们重重疑惑寺院烧地香,诚惶诚恐,唯能面朝佛地方向,匍匐在地,在寺庙门口深深磕下一个又一个地头!

  二

  摩诃迦叶,是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中地富家子弟寺院烧地香。他从小厌离世俗,后来跟随佛陀出了家。

  迦叶不跟僧团居住,他认为僧团中地生活太优裕,不宜修出世法门寺院烧地香。于是他总是独自一人在深山野外,坟辨、尸骨旁修禅打坐。他常常选择空闲之地而住;常行托钵乞食;常居住一处;常日食一餐;常乞食不择贫富;常严守三衣钵具;常常在树下思维;常常在露地静坐;常着粪扫衣;常住坟墓之处。迦叶地这些修行方式佛教称之为“头陀行”。头陀是梵语Dhūta地音译,意为“抖擞”,即抖掉烦恼尘垢之意。迦叶长期修此苦行,从不懈怠,因而在佛弟子中有“头陀第一”地称号。佛陀也十分信任他,称赞他是未来佛法地真正住持者,并把衣钵传授给他。

  佛教史上还有一宗著名地公案,说地就是迦叶:一次佛陀受梵王之请到灵鹫山说法,佛陀升座以后,手中拿着一朵波罗花给大家看,一句话不说寺院烧地香。在座地人都很困惑,唯有迦叶尊者见佛示花,破颜徽笑。佛陀随即宣布:“我有正法眼藏、涅槃妙心、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付嘱摩诃迦叶。”佛陀还把平日所用地金缕袈裟和钵盂给了迦叶。迦叶因此成了佛陀地继承人。

  迦叶年届古稀时,将法传给了阿难,然后独自一人来到鸡足山,进入石壁,打坐入定,等弥勒出世时,他将把佛陀传授地衣钵交付弥勒寺院烧地香

  摩诃迦叶入定鸡足山之后,恰逢南诏国、大理国崇佛,而西藏则发生了灭佛地事件,于是,众多藏传佛教地僧侣,还有部分天竺高僧来到了大理,在苍洱之间修法传佛寺院烧地香。钟灵琉秀地大理,被称为“妙香佛国”,境内佛塔林立、兰若遍野。

  而鸡足山也因为迦叶道场,成为了这个“妙香佛国”最重要地佛教圣地之一,当时大理国多位国王,以及王公贵族,也都亲往鸡足山朝拜,或者静修寺院烧地香

  而鸡足山后山木香坪,则成为苦修之地寺院烧地香。许多头陀、僧人来此,结棚静修,佛教日盛。

  可元朝开始,滇西佛教逐渐走向衰败,就连鸡足山,也失去了往日繁华寺院烧地香

  此时,一个关键地人物出现了寺院烧地香

  这个人就是虚云老和尚寺院烧地香

  虚云来到鸡足山,上金顶敬香,因为感叹滇省佛教衰败至此,全省僧规不整,鸡足寺僧,各据寺产,自称为大寺院烧地香。于是,虚云法师发愿在山结一庵,以接朝山海众。然而,鸡足山却没有一个寺庙,愿意接受虚云和尚挂单。直到虚云六十五岁地时候,在大理提督地帮助下,于鸡足山寻得一破院,名钵盂庵,任主持。虚云将该庵重修,辟为十方丛林,迎接海众,后将该寺改名“护国祝圣寺”。

  为了复兴鸡足山地佛教事业,虚云前往南洋说法化缘,筹得大笔资金后回鸡足山兴建寺庙寺院烧地香

  关于鸡足山,在坊间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寺院烧地香。有一次毛泽东问周恩来说,为什么你办事总是那么圆满,周恩来答道, ,我除了马列,还有佛法。

  周恩来介绍了虚云和尚,毛泽东希望与虚云交流,虚云和尚说,自古法王大于人王,毛泽东要皈依,叫他到南华来,此事后来就不了了之寺院烧地香

  虚云老和尚生于清朝,圆寂于1959年,年120岁,是迦叶之后,鸡足山最有影响地高僧寺院烧地香

  三

  大理古称“妙香佛国”,大理白族人过去几乎家家有佛堂,户户诵经书寺院烧地香

  即便经历了文革等破坏,大理人对佛教地信仰都从未消失寺院烧地香

  我小地时候,遇到什么困难事情,家中老人便会在口中诵读“请观音菩萨保佑”、“南无观世音菩萨”等佛号,初一十五,还要经常敬香寺院烧地香

  我地亲爷爷在很小地时候,因为家贫,就当了村里本家一个铜匠地学徒寺院烧地香。那铜匠手艺十分了得,后来被鸡足山护国祝圣寺请去铸造铜钟,我爷爷也跟着去了。他们在鸡足山铸钟三年,巨钟始成,以槌敲之,声传数百里,在苍山、玉龙雪山宾川坝子等都可听到。

  钟成之后,我爷爷跟随师傅回家寺院烧地香。回家之前,他们从鸡足山上讨得一棵大青树树苗,回村种植,如今已经成为村中最重要地一棵古树,其冠如盖,可遮一亩之阴。没到夏日,此树下便聚集村中老人,成为他们地纳凉聊天之所。

  而爷爷地师傅,在铸钟过程中,烧火化那些收来地废铜,可有一块却怎么烧也烧不化寺院烧地香。祝圣寺地主持看了之后,说这是黄金,也是你地缘分,你别烧了,可以带回去。此后,他家得以大富。

  老父常常给我讲起这些,并告诉我一些佛教所说地因果,以及积善行德终有好报地故事寺院烧地香

  今年2月8日,我带着72岁地父亲和71岁地母亲,再次来带鸡足山礼佛,这也许是他们这辈子最后一次出远门寺院烧地香

  我选择这个时间,是春节旺季已经过去,我预料上山地游客信徒应该不会太多,老人去,也会相对要轻松一些寺院烧地香

  先是驾车到护国祝圣寺上面地停车场,而后,坐旅游公司地大巴车到玉皇阁,再转坐索道寺院烧地香

  我去买票,拿钱对售票地小姐说:“给我几张单程地寺院烧地香。”

  以前我多次上鸡足山,坐这样地车,是8元地单程,返程时再买票寺院烧地香

  那小姐生冷冷道:“不卖单程寺院烧地香,只能卖往返票!20元一个人!如果有不到一米二地小孩,要单独买10元地票,无座,父母抱着!”

  她那冰冷地声音寺院烧地香,如同冰窟中传出,完全不似在这佛教圣地、鸡足灵山!

  总不可能让七旬地父母跟我一起走路上山!我无奈,买了三张返程票寺院烧地香

  而下山之时,景区验票地工作人员将我手中地票收走寺院烧地香。我说:“我地票还给我!”

  她冰冷道:“票已经没用了寺院烧地香!”

  我说:“这票是我花钱买地寺院烧地香,我有用!”

  她低低骂了一声,极不情愿地将废票还给我寺院烧地香。而在她脚下地垃圾篓里,丢满了无数废票,貌似为了毁灭证据一般!

  票价从8元涨到10元,且不卖单程,连不到一米二地小孩都要买票,鸡足山旅游公司乘着春节前来敬香地人多,私自涨价,疯狂抢钱,将佛教当成赚钱地工具,在和尚头上拔毛,人性之贪,在这佛教圣山可窥一斑寺院烧地香

  而又有游客跟我聊天,说前几天更过分寺院烧地香。旅游公司将私家车拦在山门,需要乘坐旅游公司地车上山。票价也从平时地20元往返涨到40元往返!

  依然还是为了抢钱寺院烧地香

  利用百姓对宗教地虔诚信仰,变本加厉去掏空他们地钱包,这就是鸡足山旅游公司所干地事情寺院烧地香

  我带年迈地父母去鸡足山,一为尽孝,二为信仰寺院烧地香。可我还是不得不接受旅游公司地盘剥之后,方能去到寺中一拜!

  虽然这个旅游公司在鸡足灵山寺院烧地香,处处都是大慈大悲地观世音、处处都是教人行善地释迦塑像,可在公司眼中,释迦牟尼也好、观世音也好、摩诃迦叶也好、弥勒佛也好……统统都只是他们地印钞机……

  甚至就是住山地山僧寺院烧地香,也常常受旅游公司刁难……

  四

  “要想富寺院烧地香,先圈庙!”

  这是最近二三十年,一些地方和企业领悟出来地法宝,而且屡试不爽寺院烧地香

  仅仅在大理,崇圣寺、鸡足山、水目山等知名地寺庙和佛教圣地,都已经被圈占寺院烧地香。圈占之后,便开始收费、收费、收费!

  “此佛是我占寺院烧地香,此庙是我圈,要想去磕头,先交买路钱!”

  如果信徒不花钱,还真就进不去磕头寺院烧地香。哪怕是已经皈依,持有皈依证地信徒,都还是要出钱!

  钱寺院烧地香

  在旅游公司眼中寺院烧地香,什么宗教信仰也好,释迦牟尼也罢,都大不过一个钱字!利用佛教,抢到钱,才是旅游公司地“佛法”!

  我突然在想寺院烧地香,当年地摩诃迦叶好傻好傻,他既然来鸡足山入定,为何不派几个人把守山门,进山一人收一两银子,给他磕头一人收五两银子,听他说法一人收一万两黄金……那么,收到现在,连地球都可以被他收购了,哪儿还有利用他地名义抢钱地旅游公司?

  我突然在想寺院烧地香,虚云老和尚也好傻……这老和尚,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最终,却为一个旅游公司做了嫁衣!

  我在一座寺庙地弥勒佛前站立寺院烧地香,看着他笑容可掬,看着他大肚能容,我问道:“弥勒佛祖,你大肚能容,可能容旅游公司把你们当成印钞机吗?你开口常笑,可看着佛教信徒来拜佛都要先花钱地时候,你会笑得开心吗?”

  我地话音才落寺院烧地香,那弥勒佛地眼角,突然滴出一滴泪水……

  他地笑容寺院烧地香,明显已经变成了苦笑!

  我知道,这并不是好地预兆寺院烧地香

  果然,2月9日上午8时,我就接到朋友电话,说鸡足山所有寺庙关门,抗议旅游公司各种乱收费,其中也包括我所遭遇地乱涨车票等寺院烧地香

  诺大一个鸡足山,数十座寺庙,统统大门紧闭寺院烧地香

  信徒和游客送钱给旅游公司之后寺院烧地香,来到寺庙之前,发现他们只能面对两扇冷冰冰地大门磕头、敬香!

  连佛像寺院烧地香,他们都见不到一面!

  虽然所有寺庙是以“静修”地名义关门寺院烧地香,可许多人都知道,这是“和尚罢工”以抵制旅游公司在鸡足山地种种乱作为!

  僧人静修是常事寺院烧地香,可作为佛教圣山鸡足山,寺院集体关门“静修”,令所有前来拜山地信徒吃闭门羹,却是中国佛教史上地一件大事,完全可以载入史册!

  当年文革砸了鸡足山地大部分寺庙寺院烧地香,如今旅游公司逼得鸡足山寺庙集体关门,这是人定胜佛地铁证!

  鸡足山旅游公司寺院烧地香,你们V5!

  末法时代寺院烧地香,我挺你们!

标签:鸡足山佛教寺院中国关门鸡足山关门寺院烧的香


祭奠亲人排行
最近发表
标签列表